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。——我所谓的朋友,滕绍武

原创 2013-07-27 22:30  阅读 921 次

曾经,我坚信我们是最好的朋友

曾经,我以为,我们会这样一直持续下去;

曾经,我认为,我已经够了解你的了;

曾经,我不信你会骗我;

曾经,我相信你们会帮我;

曾经,我相信,金钱动摇不了我们的关系;

曾经的曾经,众多的曾经已经无法挽回现实的隔阂。

曾经的种种,都如雨后的彩虹,一闪而逝。

201106261145401637

我本人较为内向(真的么?),朋友不多,屈指可数,本以为这几个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,可是最近的种种,让我彻底的失望了,彻底的对“朋友”产生了怀疑。

李炳*,同学两年+工作后三年=五年。学校里的时候是一个宿舍的,关系那是没得说,有什么话也聊的铁哥们,一起旷课、上网等等。工作后选择了在同一个厂子里上班,因为一些原因,最后辞职了。后来,各自在家里呆了几个月,后一起在一个城市里工作,当时他在一个熟人的介绍下,在建筑工地里布线(楼房穿线),因为离得较远,联系的不是很频繁。后来因为那个工地结束,无处可去,来“投奔”我。当时我住的小屋子很小很小的,就是一间小南屋,够放一张双人床,剩下不到一米的空间,在一起住了不久(貌似一个月左右吧,时间太长了,忘记了。)后来,在孙祥*(后面说到)的介绍下,去了他工作的地方B厂,做一个机器的售后维修,满中国跑。在这个厂子工作到现在,工资很低,好像1500左右吧,说是有卖件的提成。赚的都不够他花的,基本没个月都找我救急,具体有多少我也记不得了。感觉关系好,还不还都没有关系。关系的恶化,是在这个月月初(2013.7.1),当时因为还信用卡,找我借钱,说是马上还我,实际上根本不还,以一种骗的手段让我给他还了信用卡。这不是首例了,这貌似即将成为习惯,已经多次提醒他了,但是从不将我的话当作话。在这最后一次,我已经提醒过他了,他依然骗我。既然你不仁,那就别怪我不义。关系到此彻底恶劣。

可能我处理问的方法上有所欠缺,但是,既然你缺钱,你就要明说,当时还不上也要说明,不要忽悠我“你给我打上,我马上给你打上”。当我是白痴吗?朋友不容易,可是不是拿来忽悠的。

陈安*毕业后跟孙祥*一起进入了A厂,后来因为一同学在工厂受伤,而集体离职。后投奔于我,我已经换了一个稍微大点的房子,有两张床,当时在我这里,白天上网,晚上睡觉。整天无所事事,生活费咱给,当时呆了有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忘记了。后来在我的压力下去与孙祥*一起找工作。在现在的厂子上班。虽然关系不是非常非常的铁,但是一般的铁应该是没有问题吧?

孙祥*辞职后找到现在李炳*的B厂,后介绍李炳*进入,干了有2年后,就离职了,离职后,也来投奔我了,跟我、陈安*三个一起挤在小屋子里,当时记得是夏天(貌似是9月份吧),他与陈安*一张床睡觉,呆了多长时间我忘记了。后来,我是在无法忍受他们两个的无所事事,在我的强迫下,总算开始出去四处找工作了,最后找到了现在的厂子。关系时好时坏,反正我感觉关系一直不怎么样,但是也这样保持着。反正今天关系也不太好了。

任*在学校是我班班长,一个宿舍,在学校关系最最最好的。因为他家是外地的,毕业后,见面的次数不是很多了,但是关系还是在的,今年元旦前一天结婚,我跟李炳*坐车赶到,他的老家有点偏,早上坐火车—汽车,到下午5点左右赶到,当时请了两天假,知道第三天晚上八点左右回来。为了这个假跟公司搞的不愉快。虽然不长联系,但是关系还是有的。

孟祥*,高中同学,关系很好,至今保持联系,经常见面。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吧。应该是朋友吧。
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t.govzh.com/120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滕绍武个人博客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